原來有一些難過是這樣呈現的,呈現的讓他人覺得我們木然覺得我們反應莫名。

才知道,其實我們的心不是不痛,不是沒有感覺,只是完全來不及呼吸與反應。

因為那樣的傷痛早就已經遠遠超越了自己平時所能承受的範圍,

所以,我們連天生該有的知覺感受力在此傷痛前都顯得薄弱了,

等待我們自己感覺到痛時,才驚覺自己根本早已經是片體鱗傷。

 

沒有什麼過不去的難關,無論是錢關還是情關,

相信時間會是最好的療傷劑,又尤其痛過的時間將不會再倒轉,值得慶幸。

 

驕傲的孔雀只為最珍視的人所展翅開屏,

千萬別無理地拔下他那引以為傲的羽毛,

更萬萬不可在拔光他的羽毛後還羞辱他,

那樣的行為,既不厚道又顯得可悲可恥,

喪心之行徑,不可為之;病狂之路途,難以復返。

 

醉過方知酒濃,愛過才知情重,

我不能做你的詩,正如你不能做我的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Jenny Pao的慵懶與積極。

Jenny Pao 包瀞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