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相信很多人在有些時候,不是不願求助,

只是不知道平時報喜不報憂的習慣一旦建立,

又該怎樣讓他人接受另一部分的自己,

然後,到了最後,

根本自己也忘了該如何適時對別人發出求助信號。


這天,我突然這麼想,會這麼想是因為,

我想起了那天你對我說的那句話:「其實妳根本是在逞強!」,

雖然當時聽到話的當下,我什麼也沒思考,只管立即否認,

立馬回了你:「我真的很強好不好!超強的!你看不出來嗎?」,

但其實心裡,怕得很,怕的是,你為什麼看得出來?難道我強的很有破綻?。

 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

個性開始變得古怪,變得不太像原本的自己,

仿佛,不再可愛了,不再掏心了,然後,不再相信愛,

對很多人我開始保持距離,尤其,對很靠近自己身邊的人,我特別容易有攻擊性,

雖然我總是對自己發出疑問,問自己為什麼如此?但我始終找不出問題點,

總覺得,為什麼他們都做不到我要的那樣?都不能我什麼都不說就瞭解我嗎?

明明就是家人,明明就是認識這麼久的人了,怎麼還不知道我的地雷區?

 

然後,就在今天,我看了一本書之後,我開始有點理解你對我說的那些,

原來,怪就怪在我的“逞強”,

好強不已,深怕輸給別人,老覺得身邊的人無法讓自己依靠,所以,

別人眼裡的一百分的人,在我身邊也立刻只剩五十分,多可悲可笑。

 

但是,又為什麼“逞強”?

我一直以為我這是“堅強”的,

才知道原來錯得離譜!

堅強是,內心剛強不已,外顯卻平和柔軟,任何人都傷害不了她,因為他擁有強壯的內心,

逞強就不同了,內心脆弱無比,卻用外表的怒張來隱藏自己最脆弱的區塊,深怕別人發現。

而就在我知道如何將自己歸類之後,我便更加困惑了,

我不懂我逞強的原因是為什麼,

是因為我一直覺得沒得靠,沒人可以讓我信任嗎?所以我不得不如此?

還是,是別的原因,造就了我現在的性格?

我總是矛盾不已,明明坐在電腦前,心裡淌著淚,卻還能打出光鮮亮麗的字句。

 

知道嗎?我很想念那個可愛的我,她還回得來嗎?

我該如何改變,他才回得來?還有,到底有誰可以救我,在我都還不用開口呼救的時候⋯?

我根本忘了要如何求助,然後,面子也就薄了⋯。

 

你們如果看到我,再問及我,我一定會說:「沒事啊!我沒事!」,

因為我不知道,該如何接下去才好,我不習慣用那一面示人,

所以,有自信治得了我的人,再來幫我吧,而且要幫的不著痕跡,因為這已經是我最大的釋放。

 

相信我,這是封你我也沒看過的求助信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Jenny Pao的慵懶與積極。

Jenny Pao 包瀞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