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聊聊這兩天在工作室出沒的小老鼠好了,事情是這樣的,

昨天由於有外聘教學,所以上課前,我必須要先回一趟工作室去拿外聘上課要用的材料和工具,

而當我每回進工作室時都會有一個蠻固定的習慣,

那就是先餵食我在工作室飼養的小孔雀魚和烏龜。

其實養動物並不能算是我的興趣,只是,我很怕他們因為沒有被好好飼養和善待而面臨死亡,

所以我總會在無意間接手了很多大家後來無力扶養的動物,像是魚、甲蟲、兔子、烏龜等。

(孔雀魚是學生家長他們養得太多了,分了十二隻魚寶寶給我,結果,沒想到養著養著變成了達人!

後來便形成了魚缸裡有好幾百隻的孔雀魚的景象。

至於烏龜,他們原本是我妹妹養的,共有兩隻,但因為後來烏龜生病了,

所以我上網查了資料,自行醫治了烏龜的病,然後就直接接手飼養至今。)

 

那麼,這些到底跟這兩天出沒在工作室的小老鼠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就在我昨天要進工作室拿外聘工具和處理完一切餵魚事宜的時候,

我發現了一條小小黑黑的東西在魚缸旁邊,

我原以為是黑色的小毛蟲,所以完全不以為意(我天生不怕蟲子),

想說下課回來再處理就好,後來想了想,又怕他爬進魚缸裡威脅到小魚們,

so,想說乾脆把他抓起來拿去旁邊的草地放生。

當我湊近一看,正準備伸手抓起他的時候,我才發現那根本不是毛蟲!而是一條細細長長的小糞便!

當然!那絕不會是人類的!更不會是我家小咪妮(小紅貴賓)的!

所以,我立刻聯想,是小老鼠的沒錯!

雖然我工作室平時不太有看到老鼠的機會,

但是,由於附近有空地和都市菜園,所以,就算有也很難免!。

當下,我真的是有點手足無措,畢竟我在明他在暗,

我不曉得他的實際大小,也不曉得他到底目的為何?

而他到底藏身在哪裡我是一點頭緒也沒有!這讓我很頭痛!

重點是!我平時藝高人膽大,沒什麼特別害怕的事物!

偏偏就有些怕老鼠!因為我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妥善地處置他?!。

後來,因為要趕著外聘,所以我只好先讓他繼續待在工作室裡,直到我下課後再處理。

 

外聘時,我立刻問了當晚的學生們,我問他們老鼠的糞便是不是真如我形容的那樣?

他們除了給予我肯定地回答外還告訴我,由那樣的糞便大小來判斷,應該是大老鼠!

God!~嚇都嚇死了,我當下真有種想昏厥的衝動!。

我後來緊接著問他們處理的方式,他們大多都是告訴我要准備捕鼠龍、黏鼠板或老鼠藥。

但你們知道我是連魚都不敢殺,連菜市場都不敢去的人,只差沒吃素,因為我最怕見血!

所以,我壓根通通都不想採用!

但因為知道老鼠的存在會帶來淺在著危險性,所以,我還是必須積極地面對他。

 

我說,為什麼人類都自以為是萬物之靈,可以主宰動物們的生殺大權?不覺得這樣的生態很不健康嗎?。

 

回到家,我播了通電話給朋友,也就是搬救兵的意思,

一個人,我實在很難面對他,效率不夠,而且我不懂到底怎樣才是最好的處置?

後來,朋友陪我去買了粘鼠板,並且放了些食物在板子上頭,企圖讓他上鉤。

 

就這樣,我板子放著、食物放著,回家。我只能明天等結果。

然而,這個晚上我矛盾的很!

希望他上鉤,又害怕他上鉤,所以,我根本睡不著,到了清晨四點還依然清醒,

直到後來睡著了還夢見我蹲下查看黏鼠板時,自己的膝蓋壓傷了他,

我的精神壓力超大,我不懂他到底是怎麼進來的,只希望他能自己偷偷出去,不要被傷害。

 

隔天,進了工作室,沒見他的蹤影,倒是他的糞便多了幾條,

這代表,他的確還在這裡面,而且,尚未捕獲,

我當晚和學生們緊急請了假,決定積極面對他,而我必須這麼做。

 

然後,我打給我的鄰居,還好,他不怕老鼠,

我必須說,比起老鼠,我更怕那種什麼都怕的男人,我不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用的?其弱無比!

沒兩分鐘的時間,他走過來問我要活捉他還是怎麼處理?

你們覺得我會怎麼回答?當然是活的,我還希望能放生他!。

 

結果,就這麼地敲敲打打了所有他可藏匿的地方,然後,我朋友幫我把我的書櫃都搬開了,

是的,我們看見他了!他很小,瑟縮的躲藏在後頭,

然後,正當我朋友要抓他的時候,他一溜煙地又不見,從邊邊沿著墻溜走了,

怎知當我們一轉頭正要尋找他的蹤跡的時候,一聲來自小老鼠的尖叫聲,打住了我們所有人的動作,

我們的目光轉向聲音的來源處,然後,我們看到他不慎地將自己粘在粘鼠板上了。

 

我朋友將板子拿來我眼前,我看著他,只差沒真的對他說聲抱歉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

我不敢拉扯他,也不想看他就這麼的粘在上面活活地被痛死,

後來,我朋友將他帶去管理員室處理,然後,我不敢再追問他的下場⋯。

 

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感,說抱歉太矯情,說自己是兇手似乎又不是完全來自我的本意,

但真的是如此吧!無論是過失還是蓄意,都是傷害了一條生命,無論到底是否是未遂。

 

人,不是萬物的主宰。萬物生靈皆生而平等。

我願誠心懺悔,並告誡自己絕不要輕易傷害動物,然後,我會為他祈福,

希望他後來其實沒事,又或者,他會到更好的地方去,不要再到這自私的世間。我誠心懺悔。

 

*牠是一隻體型比我手掌再小一點的老鼠,

鼻子很尖,耳朵很小,和一般的老鼠不太相同,

我不曉得他的品種,但,我必須還是要說,我真的為此感到無比抱歉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Jenny Pao的慵懶與積極。

Jenny Pao 包瀞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